实名举报丨打黑除恶:(榆林)市、县某领导,某局长是王治明、白世平等人职务侵占、非法挪用、巨额行贿的保
2018-02-05 22:24:32
  • 0
  • 0
  • 1

实名举报丨打黑除恶:(榆林)市、县某领导,某局长是王治明、白世平等人职务侵占、非法挪用、巨额行贿的保护伞【转】

2018-02-05 江上渔者 陕北新闻哥


责任编辑:江上渔者(个人微信:htx306483394)
订阅号宗旨:宣传社会正能量,关注民生与民情

打黑除恶王治明、白世平等人职务侵占、非法挪用、巨额行贿的保护伞是(榆林)市、县某领导、某局长

 陕西省府谷县能东煤矿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能东煤矿)是于2009年3月12日由府谷县原木房沟、马如渠、庙渠煤矿,三矿股比分别为38%、34%、28%整合而成立,我们是数千名实际出资1.8亿多元股金的股民,实名反映该煤矿注册股东王治明、白世平、刘兴基、訾光钧(煤矿非注册股东)涉嫌职务侵占、非法挪用、巨额行贿、打黑除恶等违法犯罪行为,事实如下:
     一、王治明8.77亿元、白世平2.24亿元、刘兴基7935万元、訾光钧6742万元、何军2100万元、王永茂1000万元、王佳美200万元 、党  中300万元、韩永龙200万元 、刘  明5999万元、李生杰2000万元、榆林某领导2110万元、榆林某局长1600万元、榆林某局长1760万元、银行某领导1500万元、银行财务顾问费2200万元、建行贷款手续费472万元、西安征地款400余万元;2015年4月份底以前的帐。
以上这些钱只有他们的,难道就没有我们的吗?
     二、公益性捐赠六次共计:1560万元。是真的捐赠款吗?
     三、私购爆炸火工品帐目反映:2299.7万元。府谷县历年来多起特大爆炸案就没有一滴血的教训吗?
     四、王治明说白头条子是“见不了阳光的钱”,数以亿计。为什么见不了阳光呢?

1、他们以煤矿抵押贷款11.5亿元,擅自私分煤矿贷款4.8亿元之多。2、以他人名义侵占8000多万元,

3、煤矿为他们垫支私分贷款利息1.3亿多元。

4、股东非法挪用原木房沟煤矿利润上亿元之多。

5、利用能东煤矿的资金,来偿还白世平侵占原木房沟煤矿股民的红利4000多万元。

6、该矿成立至今,生产原煤1000多万吨,每吨纯利润以150元计算,煤矿至少应有15亿多元收入,从成立至今10年之久仅给部分股民分配10%的生产利润,难道每年仅有1%的生产利润吗?若是这样百年才能回归血本。

7、马如渠煤矿在入股时说2.6亿元,在2015年履行协议时,变为3.48亿元,其中8800万元从何而来?

8、无姓名的个人入股是哪位领导?

                    说         明     白世平,男。共产党员,陕西省榆林市神木县人。持有三个户口、两个金融机(长安银行、神木农商行)股东兼领导、驾驶(陕K一OA89717)警车。滥用职权,非法集资(职务便利、诱惑贷款),侵占挪用(煤矿资金、股民滩配),巨额敛财(7处煤矿、三处加油站、14套房产等等),包养情妇(朱瑞)1.8亿元,西安、神木商产、地产等等。
     王治明,男,陕西省榆林市尔林免镇人。府谷县能东煤矿有限公司股东,法人兼董事长。与白世平是妻妹夫(连襟、挑担)关系。利用白世平的权威职务之便,伙同非法集资大量资金,侵占挪用煤矿股民资金,到处投资,遍地炒房,并神府多家企业持有股份。

张胜荣:是否原神木县副县长职务(待调查)
     党   忠:府谷县煤炭协会会长(应是共产党员)。其中在2012年1月15日煤矿于建行贷款1亿元中不明真相也侵占煤矿贷款300万。
    王佳美:与党忠同时同行同笔贷款中也获取了200万元。     

    刘   明:在2012年7月3日华融信托贷款二亿元中,侵占5000万元,后期占用近1000万元。
     李生杰:在2013年1月16日民生银行6000万元中,获取了2000万元。
     何  军:2100万元。

此案案情:于2013年初至今,五年上访路,实事无人管。闹过煤矿,到过政府,走过县市、问过领导,举报过、控告过。方法都用过,所有问题全推过。

上述事实,董事不懂法、知法更违法、司法不施法、政府不震腐、犯罪仍泛醉。事实证明这起案的官商勾结是犯罪份子用我们的“血汗钱”铸就了“铜墙铁壁,坚实后盾”。在党中央严历打击犯罪、反腐倡兼的行动中,在打老虎拍苍蝇的过程中,在社会和谐平稳发展中,仍有不法份子,用金钱铺路走向犯罪。更可恶的是执法部门不予打击违法份子尽当起了“保护伞”,为这些共产党员,领导、干部的犯罪开起“绿灯”。请媒体网站为平民群众喊冤吧!请上级领导相关部门为贫苦百姓做主吧!
    受害股民高利贷款煤矿入股,能东煤矿年年正常生产经营,数载不予分红,导致股民至今10年来债台高筑、无法生活。因此股民们数次前往煤矿、屡次政府上访,经历了无数的艰难险阻:于2015年1月19日几百名股民集体到府谷县政府上访未果。1月25日股民将侵占、挪用数亿分红款的股东白世平,在神木县东奥大酒店找到,理论此事后经其他股东及社会知名人士协调处理,签订了由能东煤矿、股东与股民的三方协议,拒不履行;于2015年12月26日股民们找到了当事股东白世平再次理论此事,白世平却动用了一帮东北黑恶势力团伙,对股民们拳打脚踢、恐吓威胁。股民报案后,不予立案,又到县公安局、刑警队,最后派出所立案,该所并未做深入调查处理,也未向报案股民回复就将案件私自撤销。因股民理论此事强力,股东于2015年11月16日到陕西省工商局及时阻止了股名的股权转让行为。17日部分股民到榆林市政府上访,市政府信访局调遣神、府两县的相关部门进行座谈协商,后让重返府谷县政府处理。而府谷县政府及相关部门用“踢皮球”形式,从县长、常务副县长、主管副县长、主管部门的相关领导,经常以各种借口或不在岗不管事为由,恶性大循环的推诿延时,始终不予处理问题;府谷县关于此事成立过工作组,在举报人毫不知情下,因他人送礼就将工作组撤销。就这样哄来骗去欺骗股民,是因官商勾结,领导干部不作为而所致吧!

于2017年8月1日股民再次来到榆林市委、市政府、市公安局上访,检察院举报,给反贪局递交了一份举报材料,毫无结果;于2017年8月份,我们带着材料拿着证据弄到中央,最高检、公安部发文由至省、市、转到府谷县把高级发文视为废低一张,报案数月无回复,市县上下推诿。2018年1月份通过华商报记者赵国强到府谷县相关部门及煤矿实地采访后,府谷县公安局经侦大队给与我们出具了不予立案通知书。又进行复议于复核市公安局。严重损害了煤矿、股民的合法权益,情节非常恶劣,后果特别严重。

其因之一是现实“诚信缺实",黑心老板强占股民财产不给股民分红已成常态。之二是市场经济不允许这样的违规行为扰乱金融体系,从而导致很多贫民百姓因“三角债”和“高利货"走投无路。之三是可以挽救部分极度困难贫民于水深火热之中。            

所以,为了维护府谷县能东煤矿以及全体股民的合法权益,也为了维护法律尊严。此事意义重大!
    举报联系人:   

武买小   15929196888  身份证号:612722196104164173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4MTQ2NjIxNQ==&mid=2652353150&idx=1&sn=02a74c35a0b8cfae0df333f64d3a56d9&chksm=84779476b3001d60b5f2ceab77c6b8f1c9d0dcea7d7a658702fbb54c4cb8e21380524ee1a8b9&mpshare=1&scene=23&srcid=0205vZebPzfI6WeoneQ1KaE2#rd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