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报吴起教育乱象:二中老师齐小军性侵学生案后续判决下落有谁知相关领导是否该被问责处分有谁知
2018-07-12 23:31:16
  • 0
  • 0
  • 3

网报吴起教育那些乱象: 二中老师齐小军性侵学生案后续判决下落有谁知   相关领导是否该被问责处分有谁知  【转自网络】


延安市吴起县教育界乱像环生谁之责?


发布: 2018-07-12 13:03 | 作者: 良宝 | 来源: 未知 | 查看: 184844次

近年来,延安市吴起县教育界乱像环生:继轰动全国的吴起中学“卖处”事件后,2017年,吴起二中又发生初二教师“性侵”学生事件;随后,又有学生家长实名举报投诉反映,二中教师体罚学生、向学生家长“索贿”问题,在此问题还没有做出令反映人满意的处理意见情况下,该家长又在投诉吴起二中涉嫌违反《义务教育法》、对反映问题家长的孩子歧视、导致该初二学生“辍学”,学校领导老师无人问津,该县教育行政主管部门也是听之任之……

针对学生家长投诉反映的吴起二中某教师向家长“索贿”、学校因家长举报而对该家长的孩子歧视、言语伤害导致学生“辍学”一事,笔者先后前往吴起二中、吴起县教育局反映并期望核实了解事实真相。但吴起二中朱校长的电话答复:“我刚调过来,对相关情况不了解;问题是教育局调查处理的,你们去教育局了解吧”;在县教育局,办公室人员告知领导不在,给局长发信息反映有关情况并说明需要获悉处理意见信息,但始终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据学生家长苏女士说:“此前,因为我家孩子的班主任穆老师多次以孩子调皮、不好好学习为由,把我叫到学校,并不止一次跟我说,她做了拉皮手术,花了很多钱,其实她就是在暗示我、向我索贿,我以前已经多次送过她化妆品和购物卡(三次送玫琳凯化妆品总价值8000多元,送购物卡3000元),后来我实在没有能满足她贪欲的经济条件,她们就不停地给孩子找茬,影响孩子学习,我多次找学校领导反映,校方也是熟视无睹、态度暧昧,万般无奈之下,我只能选择投诉他们。

可是,投诉到县教育局和主管领导那里,没有人管;我又去延安市教育局反映,市上要求县上调查处理,县教育局最后告诉我,他们调查后,当事教师只承认收受了我送给她的两瓶化妆品,让我去教育局把该教师退回来的两瓶化妆品领走了事。教育局这分明是在袒护教师助纣为虐……就因为我投诉了二中老师,学校和老师就变相对我家孩子打击报复,孩子被逼辍学,而学校违反《义务教育法》导致学生不能完成义务教育阶段学业的问题,吴起二中和县教育局更是不闻不问。不仅如此,他们还反咬一口,说我是想敲诈他们、是在缠访……”。

在此,笔者姑且不对近年来吴起县存在的教育“乱像”妄加评论,但面对吴起县学生家长多次的实名举报投诉,面对吴起县部分学校接二连三暴露出的问题,吴起县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及相关领导是否涉嫌消极应对、敷衍了事、包庇怂恿?是否应该被追究监管不力甚至是行政不作为之责?!目前,该家长上访投诉还在继续,笔者将对相关情况予以持续关注。

转载自网络:

http://www.365fazhi.com/tebieguanzhu/20180712/31133.html?from=groupmessage



延安的教育怎么了:吴起县高中曾出“逼学妹卖处案”后吴起二中发生性侵案今又现家长公开举报吴起县二中校长

2018-02-07 17:17:22栏目:默认栏目

167 0 5

延安的教育怎么了:吴起县高中曾出“逼学妹卖处案”后吴起二中发生性侵案今又现家长公开举报吴起县二中校长教师事件   为何无人调查问责?呼吁中央纪委严查问责呼吁陕西省纪委监察委严查问责从重处理


        曾在2015年1月有多家网络媒体以《逼学妹卖处案涉案人大代表曾因证据不足未批捕》《逼学妹卖处案:病根未除,如何能治愈》《延安市吴起高级中学“逼学妹卖处”案,难道牵扯大领导》等为标题的报道(引用):“据吴起县公安局2014年11月7日发布在吴起县政府官方网站上的《情况进展通报》称,2014年9月21日晚11时至22日凌晨5时许,吴起高级中学有7名高二女生将5名高一女生先后叫至4号女生公寓一宿舍内进行辱骂、殴打,并对其中3人强迫脱衣、拍摄半裸照片,在强迫脱衣过程中,一名犯罪嫌疑人持水果刀对其中两名受害人进行威胁。9月26日,吴起县公安局以涉嫌侮辱罪将其中6名犯罪嫌疑人刑事拘留,另有一名因作案时未满16周岁,不予刑事处罚。10月23日,吴起县检察院以涉嫌强制侮辱妇女罪对该6名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经司法鉴定,受害学生中有两名损伤属轻微伤,两名损伤属轻伤二级……”“一位与此案有关的人大代表,经检察院审查后,以证据不足,事实不清为由,决定不予批捕,建议公安局继续调查。逮捕和处理了这么多人,没有一个是案件的重要关键人物!那几个逼迫殴打学妹的女生,她们本身也是受害者,受幕后的“神秘人物”指使甚至“包养”才做此行为;那些被处理的教育局长、校长之类的,他们最多只是监管不力、玩忽职守,没有证据显示他们知情不报、纵容此行为的发生。但是那位相对比较关键的嫌疑人,却这样被放了,让人不得不感叹官方办案虽然表面华丽,实际上还是在糊弄百姓……”

        而仅过了3年后的2018年1月,有网络报出(引用):《吴起一中学教师涉猥亵儿童被诉 曾被评为优秀教师》:“1月19日,微博上有人爆料称,吴起县第二中学教师齐小军“失联几个月”。1月23日,华商报记者从吴起县委宣传部获悉,齐小军因涉嫌猥亵儿童罪被起诉,1月22日,该案不公开审理,将于近日宣判。近日,有吴起当地居民向媒体爆料称,吴起县第二中学教师齐小军,自去年10月底起失联,当地有传言称因其与女生发生关系,被警方刑事拘留。”

      据报道中称:“吴起县委宣传部向媒体证实,齐某某曾与多名女生发生关系。”那么,所谓的“发生关系”是什么意思??如果正如网媒报道宣传部所说是教师齐小军与初中二年级多名女生发生了关系,这个所谓的发生的关系是什么关系?如果是发生了性关系的话,那就是与未成年人发生了性关系,那就是涉嫌强奸啊!怎就一个“猥亵”来糊弄公众?!如果法院以“猥亵”判刑,那就是重罪轻判啊!为什么?为什么?

      2018年2月,又有家长在网上公开举报吴起县二中校长:《实名举报陕西吴起县第二中学校长许秉峰等人虐待、失职及收受财物行为》。

      另外,2017年度至今以来,网络报出延安市多家学校或幼儿园,发生校园暴力、性侵、教师殴打学生、体罚、食物中毒、违法违规补课、校长权利任性腐败等事。不禁要问,延安的教育怎么了??延安的教育怎么啦??谁来彻查问责?谁来彻查问责?!难道没有人管吗?


                                                                      2018年2月5日





实名举报陕西吴起县第二中学校长许秉峰等人虐待、失职及收受财物行为【转】



2018-02-04 11:59:29栏目:默认栏目

2 0 1

实名举报陕西吴起县第二中学校长许秉峰等人虐待、失职及收受财物行为



new讯息

02.03 23:32

阅读 6284

 关注

学生家长实名投诉吴起二中老师 2018-02-02 10:46:46 来源:陕西法治传媒网 作者: 责任编辑:     投诉人:苏世娟,女,汉族,身份证号码:610626********0541     通讯地址:陕西省吴起县白豹镇老庄沟村     联系电话:18618*****0     被投诉人:吴起县第二中学     通讯地址:吴起县第二中学     联系人:许秉峰     联系电话:13992*****6     请求事项     1、请求依法查处吴起县第二中学校长许秉峰及该校老师穆霞、齐龙、郭丽萍等人的虐待、失职及收受财物的行为;     2、请求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投诉事由     我是吴起县第二中学学生龚雁帅的母亲苏世娟。教师本应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而吴起县第二中学的老师却成了我家孩子的噩梦。该校的校长和老师存在虐待学生、收受财产利益,失职等情形,具体情况如下:     一、2015年9月份,我儿子龚雁帅从吴起县城关小学毕业,被吴起县第二中学录取,由该校老师穆霞担任其班主任。2015年11月份,因学生在宿舍说话,被班主任穆霞持戒殴打,我的孩子龚雁帅被殴打至昏迷后不急救不送医,而选择隐瞒。     二、2015年11月份,因学校老师穆霞一直给我打长途电话要求将龚雁帅转走欺骗龚雁帅说,我和你妈妈说好了让你转学,并3次叫我儿子谈转学问题无故给龚雁帅施压,为了能让龚雁帅在他熟悉的环境中继续读书,无奈之下,我给龚雁帅的班主任穆霞赠送了3000元的华联超市购物卡,并在第二学期,分三次向穆霞赠送价值8036元的化妆品。但穆霞在收受上述财产后,又多次叫我到她办公室谈她刚做眼皮在延安做,一共花掉一万元整,她老公骂的她睡不着觉,因为她工资低每月才3000多元,多次说给我听,我也没说什么,从这以后穆霞并接二连三的殴打我的孩子龚雁帅。     三、该校校长及老师对学生极其不负责任,存在严重失职行为。     事情发生后,我曾多次找校长许秉峰,然,校长知道孩子被打后并未进行落实,只是口头答应调查,导致我儿子后续又多次被穆霞殴打。打出学校门,校长由此要求我将孩子龚雁帅带到北京,停学一个多月,到第三学期开学时校长组织班主任通过极其不负责任的抓纸蛋的方式将龚雁帅抓分到齐小军班里,但是齐小军又以各种名义不要龚雁帅上学,几经周折后又被分到张世军班里,该校校长多次口头提出给龚雁帅换环境,也就是变相的转学,说龚雁帅生年八字和学校的大门不合,被逼孩子在初二留级,一切留级手续均是校长操办,家长对此一概不知。该校校长并未尽到其应尽的义务,其行为已严重失职。     该校的班主任有违师德,当着全班同学的面传递我儿子被打的事,说家长的坏话,在校园里看到龚雁帅就指指点点,使多数的同学都听到知道这件事,给龚雁帅造成很大的心理伤害。在我儿子和其他同学发生口角时,就把对方的家长叫来,晚上十点多不让睡觉,起来站着,先由班主任穆霞进行辱骂,再让对方家长辱骂,然后由与对方家长一块来的人辱骂,这对于一个正处于青春期的孩子来讲不是教育而是摧残,会造成多么大的心理创伤!除此之外,每次考试时老师随便给我儿子放假,剥夺孩子的考试机会,此事一直延续到现在。     作为一个母亲,看着自己的孩子因在学校的种种遭遇而精神失常、无心读书,我十分的心痛。我家孩子正处于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不履行法定职责,班主任及任课老师对其实施冷暴力,致使孩子不愿与人沟通,性格日益孤僻,给孩子的心理造成严重的伤害。抹不去的阴影将会影响孩子一生。     鉴于此,为了使更多的孩子免于遭受类似的境遇,为了使吴起县的教育纯洁健康发展,希望贵局能够秉持公正依法查处此事。     此致 文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03483094979317&from=groupmessage&jumpfrom=weibocom






吴起一中学教师涉猥亵儿童被诉 曾被评为优秀教师【转载】



华商头条 15分钟前

  1月19日,微博上有人爆料称,吴起县第二中学教师齐小军“失联几个月”。1月23日,华商报记者从吴起县委宣传部获悉,齐小军因涉嫌猥亵儿童罪被起诉,1月22日,该案不公开审理,将于近日宣判。

近日,有吴起当地居民向媒体爆料称,吴起县第二中学教师齐小军,自去年10月底起失联,当地有传言称因其与女生发生关系,被警方刑事拘留。

“我的女儿在吴起县第二中学读书,学校发生这种事情,我们家长都很气愤。”昨日,一位熟悉齐小军情况的学生家长告诉华商报记者,齐小军已婚,也有孩子,平时跟人交往很有礼貌。吴起县委宣传部向媒体证实,齐某某曾与多名女生发生关系。

1月23日,华商报记者从吴起县委宣传部了解到,齐小军今年37岁,吴起县本地人,2002年从陕西师范大学毕业后,到吴起县第二中学工作,事发前系2019届7、8班语文教师。2018年1月22日,吴起县公安局发布的情况说明显示,2017年10月22日,齐小军因涉嫌猥亵儿童罪被吴起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并于当日将拘留通知书送达其亲属。2017年11月16日,经吴起县人民检察院批准被逮捕。2017年11月27日,该案由吴起县公安局移送吴起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吴起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齐小军犯猥亵儿童罪,于2018年1月3日向吴起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吴起县人民法院于2018年1月22日不公开审理此案,该案将于近日宣判。

据媒体报道,涉嫌猥亵儿童的教师齐小军,2002年参加工作,涉案前任吴起二中2019届7、8班语文教师,曾被评为县级“优秀班主任”及“优秀教师”。

陕西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李飞龙表示,猥亵儿童罪的量刑标准是5年以下,性质恶劣的为5年以上10年以下。如果被告与未满14周岁的女生发生关系,那就是涉嫌强奸罪,量刑标准是10年以上。  华商记者 张建全



实名举报陕西吴起县第二中学校长许秉峰等人虐待、失职及收受财物行为【转】

2018-02-04 11:59:29栏目:默认栏目

2 0 1

吴起县教育局:学生家长实名投诉二中校长、老师,你们怎么看? (2018-02-04 00:23:21)转载▼

标签: 杂谈 分类: 媒体关注

吴起县教育局:学生家长实名投诉二中校长、老师,你们怎么看?

学生家长实名投诉吴起二中老师     

投诉人:苏世娟,女,汉族,身份证号码:610626********0541     通讯地址:陕西省吴起县白豹镇老庄沟村     联系电话:18618*****0    

被投诉人:吴起县第二中学     通讯地址:吴起县第二中学     联系人:许秉峰     联系电话:13992*****6

请求事项    

1、请求依法查处吴起县第二中学校长许秉峰及该校老师穆霞、齐龙、郭丽萍等人的虐待、失职及收受财物的行为;    

2、请求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投诉事由     我是吴起县第二中学学生龚雁帅的母亲苏世娟。教师本应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而吴起县第二中学的老师却成了我家孩子的噩梦。该校的校长和老师存在虐待学生、收受财产利益,失职等情形。

具体情况如下:    

一、2015年9月份,我儿子龚雁帅从吴起县城关小学毕业,被吴起县第二中学录取,由该校老师穆霞担任其班主任。2015年11月份,因学生在宿舍说话,被班主任穆霞持戒殴打,我的孩子龚雁帅被殴打至昏迷后不急救不送医,而选择隐瞒。    

二、2015年11月份,因学校老师穆霞一直给我打长途电话要求将龚雁帅转走欺骗龚雁帅说,我和你妈妈说好了让你转学,并3次叫我儿子谈转学问题无故给龚雁帅施压,为了能让龚雁帅在他熟悉的环境中继续读书,无奈之下,我给龚雁帅的班主任穆霞赠送了3000元的华联超市购物卡,并在第二学期,分三次向穆霞赠送价值8036元的化妆品。但穆霞在收受上述财产后,又多次叫我到她办公室谈她刚做眼皮在延安做,一共花掉一万元整,她老公骂的她睡不着觉,因为她工资低每月才3000多元,多次说给我听,我也没说什么,从这以后穆霞并接二连三的殴打我的孩子龚雁帅。    

三、该校校长及老师对学生极其不负责任,存在严重失职行为。事情发生后,我曾多次找校长许秉峰,然,校长知道孩子被打后并未进行落实,只是口头答应调查,导致我儿子后续又多次被穆霞殴打。打出学校门,校长由此要求我将孩子龚雁帅带到北京,停学一个多月,到第三学期开学时校长组织班主任通过极其不负责任的抓纸蛋的方式将龚雁帅抓分到齐小军班里,但是齐小军又以各种名义不要龚雁帅上学,几经周折后又被分到张世军班里,该校校长多次口头提出给龚雁帅换环境,也就是变相的转学,说龚雁帅生年八字和学校的大门不合,被逼孩子在初二留级,一切留级手续均是校长操办,家长对此一概不知。该校校长并未尽到其应尽的义务,其行为已严重失职。    

该校的班主任有违师德,当着全班同学的面传递我儿子被打的事,说家长的坏话,在校园里看到龚雁帅就指指点点,使多数的同学都听到知道这件事,给龚雁帅造成很大的心理伤害。在我儿子和其他同学发生口角时,就把对方的家长叫来,晚上十点多不让睡觉,起来站着,先由班主任穆霞进行辱骂,再让对方家长辱骂,然后由与对方家长一块来的人辱骂,这对于一个正处于青春期的孩子来讲不是教育而是摧残,会造成多么大的心理创伤!除此之外,每次考试时老师随便给我儿子放假,剥夺孩子的考试机会,此事一直延续到现在。    

作为一个母亲,看着自己的孩子因在学校的种种遭遇而精神失常、无心读书,我十分的心痛。我家孩子正处于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不履行法定职责,班主任及任课老师对其实施冷暴力,致使孩子不愿与人沟通,性格日益孤僻,给孩子的心理造成严重的伤害。抹不去的阴影将会影响孩子一生。    

鉴于此,为了使更多的孩子免于遭受类似的境遇,为了使吴起县的教育纯洁健康发展,希望贵局能够秉持公正依法查处此事。     此致

来源:陕西法治传媒网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4af028de0102x8o8.html






旧闻回顾:逼学妹卖处案:病根未除,如何能治愈?【转载】




       陕西吴起县“逼学妹卖处案”自发生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在这不短的时间内,相关的责任人该抓的抓,该撤职的撤职:涉事逼迫学妹的女生已被逮捕;吴起县教育部门上到教育局长、下到学校的正副校长及学生处甚至是后勤管理人员均受到了大小不同的处分。看似此次公检法三方办案非常给力,然而今日的一则新闻映入眼帘,顿时感觉:“此案并未结束,相反,它只是个开始!”

一位与此案有关的人大代表,经检察院审查后,以证据不足,事实不清为由,决定不予批捕,建议公安局继续调查。

逮捕和处理了这么多人,没有一个是案件的重要关键人物!那几个逼迫殴打学妹的女生,她们本身也是受害者,受幕后的“神秘人物”指使甚至“包养”才做此行为;那些被处理的教育局长、校长之类的,他们最多只是监管不力、玩忽职守,没有证据显示他们知情不报、纵容此行为的发生。但是那位相对比较关键的嫌疑人,却这样被放了,让人不得不感叹官方办案虽然表面华丽,实际上还是在糊弄百姓。

我们知道,身体一旦得了病,就个想方设法把病医好。得了感冒,一般医生会开感冒药甚至抗生素;喉咙发炎,一般医生会开消炎药。但是,如果感冒和咽喉炎是病毒引起的话,一般的药是不起作用的,因为抗生素和消炎药只能杀死细菌,却对病毒无能为力。即使暂时抑止住了感冒、消除了炎症,如果没有彻底消灭病毒,患处还是会发炎的。发生了一起案件,如果不追根溯源,只是处理当事人,那么造成案件根本原因的幕后人物永远将逍遥法外,一旦风声过后也许会换个地方继续犯案,届时将继续有女生受到伤害!

现实就是这样!为什么很多时候花了很多钱、吃了很多药,病却老是会复发?那是因为有可能遇到了无德或者无知的医生、没有吃对药、花了冤枉钱!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病毒太顽固,实在难以根除!打击违反犯罪,也需要如此。就本次案件而言,为什么警方迟迟没有抓住幕后涉案的大老板、官员,很大一方面的原因就是这幕后势力太强大了,警方无从下手!但为了能够给老百姓一个交代,便把好对付的处理了。

既然习总书记带头反腐,那么再大的老虎都要打,只抓一些苍蝇、甚至只是一些蚊子,最多能起到短暂的震慑作用,但根本上并不能解决问题,官员、老板、学生之间的权、钱、色交易还会在未来的某天“复发”。如果这种威风邪气无法彻底根除,那么受苦最大的就是咱老百姓!

2015-01-08

https://tieba.baidu.com/p/3515502088?red_tag=3113406038






原文标题:逼学妹卖处案涉案人大代表曾因证据不足未批捕


华商报延安讯(记者刘晓军)昨日,吴起高级中学多名高二女生向学妹施暴,逼她们“卖处”一事再次在网上发酵,引起舆论关注。据了解,吴起县对此事高度重视,县上公检法等部门已就一些报道细节展开调查,预计今日会做出相应回复。

  

据吴起县公安局2014年11月7日发布在吴起县政府官方网站上的《情况进展通报》称,2014年9月21日晚11时至22日凌晨5时许,吴起高级中学有7名高二女生将5名高一女生先后叫至4号女生公寓一宿舍内进行辱骂、殴打,并对其中3人强迫脱衣、拍摄半裸照片,在强迫脱衣过程中,一名犯罪嫌疑人持水果刀对其中两名受害人进行威胁。9月26日,吴起县公安局以涉嫌侮辱罪将其中6名犯罪嫌疑人刑事拘留,另有一名因作案时未满16周岁,不予刑事处罚。10月23日,吴起县检察院以涉嫌强制侮辱妇女罪对该6名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经司法鉴定,受害学生中有两名损伤属轻微伤,两名损伤属轻伤二级。

  

事发后,吴起县纪委、监察局已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了责任追究:给予吴起县教育局局长齐乃珂责令纠错处理;给予吴起县教育局副局长刘占荣党内警告、行政警告处分;对吴起县高级中学校长张俊殷,移交延安市纪委处理;给予副校长闫志俊党内严重警告、行政记过处分。该校还有包括学生处主任在内的6位管理人员和教师受到了处分。延安市纪委、监察局的官方网站去年11月10日发布的消息称,张俊殷涉嫌违纪,经10月30日市纪委常委会研究,决定对其立案调查。

  

昨日有媒体报道称,有家长透露,打人的孩子中领头的两个孩子银行卡里有很多钱,其中一个卡里有120万元,另一个卡里有80万元,听说这些钱是一些老板给的,那些老板花钱通过她们找女生“卖处”给一些官员,以便跟官员拉关系、揽工程。另外,身为县人大代表的一村主任齐某跟这起案件有关,因为涉嫌引诱、容留、介绍卖淫,被公安机关采取了强制措施。

  

昨日,华商报记者从吴起县检察院了解到,该县公安局去年12月已将齐某的案卷移送到检察院提请批捕,检察院审查后,以证据不足,事实不清为由,决定不予批捕,建议公安局继续调查。对于案件的进展情况,县公安局一位负责人称,案件正在调查阶段,不便接受采访。

  

据吴起县委宣传部相关人员介绍,县上公检法等部门对于媒体报道非常重视,已就其中提到的一些细节问题,比如银行卡里巨额钱款等说法,正通过银行系统展开调查,预计今日会做出正式回应。

回复举报|3楼2015-01-08 14:26

https://tieba.baidu.com/p/3515502088?red_tag=3113406038






陕西吴起继卖处案后再发一起老师性侵案件 官方称:已逮捕嫌疑人择日将宣判

2018-01-23

订阅号宗旨:宣传社会正能量,关注民生与民情

继2015年吴起卖处案后,离目前吴起二中又发生一起老师性侵多名学生案件不到三年,在卖处案轰动全国后吴起县抹西泥没有公开严肃处理几个人,那也就算了,至少在这三年中能否加强管理,能否让教师队伍再次纯洁起来?那么二中事件昨天吴起官方被媒体人以找人形式倒逼终于公开失踪原因,(隐私问题我们一定保护)但没说事件有多少起?本博发现吴起一旦突发事件出来,当地职能部门总喜欢遮遮掩掩并且通过网络屏蔽手段来掩盖真相,为何不能做到清者自清,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呢?来掩盖真相无非就是害怕追责,那么继卖处案后三年当中吴起教育局长又是怎么履行职责呢?主管教育县长和相关责任人又是如何履行职责的呢?为你们的再一次发生的恶劣性侵事件又该如何买单?又该如何面对社会公信呢?本博今天暂时就说到这吧,再说下去就会把火引到延安市教育上去了.......关于网曝吴起县二中教师齐小军失联一事的情况说明

1月19日,网曝吴起县第二中学教师齐小军失联几个月,引发网民关注,现就有关情况说明如下:

经吴起县公安局证实,吴起县二中教师齐小军,男,汉族,1980年10月28日出生,系陕西省吴起县人。2017年10月22日齐小军因涉嫌猥亵儿童罪被吴起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并于当日将拘留通知书送达其亲属。2017年11月16日经吴起县人民检察院批准被逮捕。现羁押于吴起县看守所。

2017年11月27日该案由吴起县公安局移送吴起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吴起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齐小军犯猥亵儿童罪,于2018年1月3日向吴起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吴起县人民法院于2018年1月22日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该案将于近日宣判。

吴起县公安局

2018年1月22日

另据澎湃新闻报道:陕西吴起通报:一中学教师涉嫌猥亵儿童受审,将于近日宣判

1月22日晚,吴起县委宣传部通过官方微博@吴起宣传 发布《关于网曝吴起县二中教师齐小军失联一事的情况说明》称,2017年10月22日齐小军因涉嫌猥亵儿童罪被吴起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并于当日将拘留通知书送达其亲属。2017年11月16日经吴起县人民检察院批准被逮捕。现羁押于吴起县看守所。

此前的1月20日下午,当地官方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吴起县二中教师齐小军涉嫌和多名女学生发生关系,致一女生怀孕。据官方介绍,齐小军2002年参加工作,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中文系,本科学历,现任2019届(8)班班主任。

1月22日,吴起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证实齐小军涉嫌与女学生发生关系,已被警方控制,目前此案正在司法程序中,具体案件细节不便透露。

吴起县委宣传部官方微博@吴起宣传 发布的情况说明截图

1月22日晚,@吴起宣传 发布情况说明称,1月19日,网曝吴起县第二中学教师齐小军失联几个月,引发网民关注。

现就有关情况说明如下:经吴起县公安局证实,吴起县二中教师齐小军,男,汉族,1980年10月28日出生,系陕西省吴起县人。2017年10月22日齐小军因涉嫌猥亵儿童罪被吴起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并于当日将拘留通知书送达其亲属。2017年11月16日经吴起县人民检察院批准被逮捕。现羁押于吴起县看守所。

2017年11月27日该案由吴起县公安局移送吴起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吴起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齐小军犯猥亵儿童罪,于2018年1月3日向吴起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吴起县人民法院于2018年1月22日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该案将于近日宣判。

相关阅读:

【吴起爆料】延安市吴起高级中学“逼学妹卖处”案,难道牵扯大领导?

参政内幕(微信号:canzheng6688)反腐时事,时事评论。

作者 | 周蓬安

吴起发生的逼学妹“卖处”案由于久拖无果,不断引发网上热议。近几日,媒体曝出“高中生收钱帮官员找处女”、“派出所副所长找受害者家属给25万元封口费”等细节,加之吴起官方作出无官员参与“买处”等回应,又引起了公众广泛关注与质疑。(1月10日《华商报》)

近几年,一些官员、富人在“处女情结”的影响下,专门盯上了“书包妹”,加之那个混账透顶的“嫖宿幼女罪”,导致“强奸罪”对性侵幼女行为的威慑力大大降低,导致中国幼女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性威胁”,笔者曾发表《“嫖宿幼女罪”是个混账罪名,应尽快废除》等博文,认为幼女及未成年少女频频被性侵,这是社会的耻辱,更是中国男人的耻辱。

不过,近几年这方面的案件还是频频突破人们的道德底线,而官方应对能力总是难如人愿,一些即使在外人看来“骇人听闻”的案件,凡涉及到“官”字总会被一拖再拖,信息发布遮遮掩掩,欲说还休。可一些官员忘了,现在是网络时代,信息可以快速自由地传播,官方的办案速度及对案件处理的进程、细节,都很容易受到网友的监督,官方“捂盖子”的难度是越来越大了,可他们却浑然不知。作为一名资深网友,我是越来越为某些官员的智商着急啊,你们“讲故事”总得让“听故事”的人可信吧?

就吴起“逼学妹卖处”案而言,5名女学生在宿舍受多名学姐持刀威胁被脱光衣服拍裸照,还强迫其“卖处”,不从即遭猥亵、殴打至几人耳膜穿孔、下身出血。毫无疑问,这是一件极其严重的刑事案件。可9月21日晚发生的事,警方在26日才将6名涉案女生抓获并刑事拘留,检方直到10月23日才批捕,这种速度较近乎同时期发生在吴起的“男子吃凉皮后尿检阳性被警方处以行政拘留15日处罚”一案比,未免过于迟钝了。可吴起县所在的延安市警方,对受害人家长上访的反应却是异常敏锐,3名受害人家长因表达正常诉求无人理睬,不得已在延安市政府大门口下跪,即遭到宝塔区公安分局以“影响了市政府的正常办公秩序”为由行政拘留5天的处罚。

案发100多天之后,吴起官方对该案仍说不出所以然,虽然“未发现公职人员参与”,但至今仍没有一名“买处”及组织者被认定,唯一一名被公安采取强制措施、身为县人大代表的村主任齐景涛(音),移交检察院的罪名也仅仅是涉嫌引诱、容留、介绍卖淫,也许最终还不会被批捕。

那么问题来了,究竟是谁出钱让这些学生娃强迫更小的学生娃“卖淫”?依笔者对这6名作孽女生的心理分析,如果没有强硬的后台事先给她们撑腰,没有自定细密的攻守同盟,她们会在被抓10分钟之内“竹筒倒豆子”,将案情和盘托出,其真实性99%。而那仅存的1%不真实,凭我对中国警察审讯能力的了解,一个晚上绝对会让他们“吐出”真言。而该案之所以在案发100多天后还如此浑沌,涉及“大领导”的可能性并不是没有。

而媒体披露的这名派出所副所长自己花25万作为受害人“封口费”一事,官方既然公开称系个人行为(又“顾头不顾尾”了),那么在坐实有涉案人员希望重金“私了”的同时,难道不是涉案人员已经浮出水面吗?公安机关理应寻此线索查委托“私了”的人啊。

而更大的信息量还在后面。吴起县公安局城镇派出所副所长臧继贤叔父、文中受害人父亲称“而只要他能收下封口费,臧继贤领导就会给其正科级待遇,并将其由副所长升为正所长”如果属实,也就“铁板钉钉”地证实了该案涉及“大领导”或“大领导”的亲属。结果究竟怎样?让我们拭目以待。只是希望吴起警方、延安警方不要让社会等得太久。来源:(天涯杂谈)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4MTQ2NjIxNQ==&mid=2652352912&idx=1&sn=9c5432620cb7ba58de123384a919f65f&chksm=84779798b3001e8e43ad58eb202a3d0fbc4b4c8686d5a359c7951b7077a0ae1912fae77bb0c3&mpshare=1&scene=23&srcid=0204xK8fGj7b89L7kLrBfVB0#rd




9·21吴起高中校园猥亵案

编辑词条


2014年9月21日晚,吴起县高级中学高二年级的多名女生,在宿舍内持刀威胁5名学妹脱光衣服拍裸照,欲强迫其“卖处”。在遭到拒绝后,施暴女生对3名受害人疯狂殴打和猥亵,导致几人耳膜穿孔、下身出血。2014年10月23日,吴起县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强制侮辱妇女罪对6名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吴起县公安局对6名犯罪嫌疑人依法执行逮捕。

中文名 9·21吴起高中校园猥亵案

外文名 9.21Wu Qi Middle School molestation

1事件背景

2事件经过

事件详述

事件处理

事件后续

事件幕后

重聘校长

3官方回应

否认买处

官方说明

质疑说明

4社会反思

5如何防范

事件分析

优化教育

完善制度

净化环境

谆谆善告

1事件背景编辑

2014年9月21日晚, 吴起县高级中学高二年级的多名女生,在宿舍内持刀威胁5名学妹脱光衣服拍裸照,欲强迫其“卖处”。在遭到拒绝后,施暴女生对3名受害人疯狂殴打和猥亵,导致几人耳膜穿孔、下身出血 。


2014年9月26日,6名涉案女生被警方抓获并刑事拘留。


2014年10月23日,吴起县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强制侮辱妇女罪对6名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吴起县公安局对6名犯罪嫌疑人依法执行逮捕。


吴起县高级中学

吴起县高级中学


2事件经过编辑

事件详述


延安吴起县高级中学发生一起校园集体猥亵案,6名高二女生持刀威逼5名学妹脱光衣服集体猥亵。2014年9月26日,6名涉案女生被当地警方刑拘 。


2014年9月26日下午5时许,吴起县人民医院一名医生报料,称该县高级中学的5名女生被救护车送往医院检查就医,几名女生胸部和下体不同程度受伤。“女娃娃们掩面哭泣,面对办案民警询问,断断续续说出她们的受害经过。”这位医生说。


据了解,该起校园猥亵案发生在2014年9月23日晚间。5名受害女生在宿舍准备上床休息,施暴的6名女生闯进宿舍后,用水果刀威胁5名女生脱光衣裤,5名 女生反抗,但遭到殴打。被迫无奈脱光衣裤后,继而遭受6名女生的凌辱和伤害。“太不可思议了,她们拿水果刀划5名女生胸部,还找来啤酒瓶猥亵5人,并威胁 受害人不许告诉老师和家长。”一受害女生家长说 。


事件处理


2014年11月1日下午,记者从吴起县委宣传部获悉,延安市吴起县县纪委、监察局已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了责任追究:


给予吴起县教育局局长齐乃珂责令纠错处理 ;


给予吴起县教育局副局长刘占荣党内警告、行政警告处分;


对吴起县高级中学校长张俊殷(副处级),移交延安市纪委处理;


给予吴起县高级中学副校长闫志俊党内严重警告、行政记过处分;


给予吴起县高级中学学生处主任朱荣金行政警告处分;


给予吴起县高级中学高二年级部主任高德全行政警告处分;


给予吴起县高级中学公寓部部长马阳安行政记过处分;


分别给予吴起县高级中学涉事的高二年级3 个班级班主任白云、王黎明、许汉武党内警告、行政警告处分 。


事件后续


几名施暴学生的家长对记者说,施暴的孩子也是受害者。其中领头的两个孩子的银行卡里有很多钱,有一个卡里有120万元,另一个卡里有80万元,听说这些钱是一些老板给的,那些老板花钱通过她们找女生“卖处”给一些官员,以便跟官员拉关系、揽工程 。


多名高二女生向学妹施暴


法治周末记者在吴起县期间,设法见到了5名受害学生中的4名学生的家长。这些家长告诉记者,他们4家的孩子受到的伤害比较重,其中两个被打成耳膜穿孔,还没有好,经法医鉴定,构成轻伤二级,另两个构成轻微伤。


据家长们介绍:2014年9月21日晚上10时左右开始,高二年级的14名女生在学生宿舍楼指派其中4名女生带着刀闯入二楼高一年级的女生宿舍,将一名高一女生强行推拉到四楼一学生宿舍威逼殴打,问她高一的哪些女生长得漂亮让推荐一个,不说就打,这名女生就说了几个孩子的名字。就这样,他们4家的4个孩子被先后带到概宿舍遭到侮辱,其中几个孩子被脱光衣服,并被用手机拍了裸照,被检查是否是 处女。


“那些高二女生‘验货’的标准很高,看脸蛋长得是否漂亮、是不是处女、腿是不是修长等。”家长们对记者说,她们“验货”的目的是想逼着孩子到社会上“卖处”。她们对孩子说,一次挣5000元给她们交3000元,孩子可以得到2000元。


“那些高二的女生还让孩子相互猜拳,谁输了就得打赢的,我家孩子和另一个孩子认识,不忍心下手打那个孩子,就自己打自己的脸,结果,被其中一个高二女生一脚踹到肚子上摔倒在地,昏了过去。”一个家长对记者说。


“我家孩子被打得出血,衣服上都是。”另一位家长对法治周末记者说,他的孩子不仅被打,衣服被脱光拍了裸照,而且衣服和鞋子也被那些打人的孩子扔到了楼外。


“她们逼着孩子脱衣服,不脱就用刀子直接划衣服,我家孩子的肚子都被割伤了。”另一个家长对记者说。


家长们对法治周末记者说,从2014年9月21日晚上10时左右,直到2014年9月22日清晨6时30分,5名孩子被分别带到这间宿舍,被凌辱长达8个多小时。


2014年9月23日,这4名被打的孩子被送到当地医院治疗,每家花费1万多元,住院20天才出院。


有两个家长对记者说,她们的孩子被打的耳膜穿孔,直到现在,听力还有严重障碍。


受害学生家长提供给记者的吴起县公安局2014年11月8日出具的《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经延安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对4个受害孩子的损伤程度鉴定,鉴定意见是两个孩子属轻伤二级,另两个孩子属轻微伤。


据7名打人的孩子中的3名孩子的家长向记者介绍,这7名孩子大部分来自农村,只有一两个是县城的。这些孩子大部分相互认识,有的是初中同学,有的是高一时的同学,原本他们的孩子不住在打人的那间宿舍,是事发时被相熟的同学给喊去的。


受害学生的家长对记者说,他们的孩子到吴起高级中学上学才刚刚两周,与施暴的那些高二年级的女生压根儿就不认识。


一位打人孩子的家长向记者透露,领头的那个女孩与社会上的男性来往多一些,心也比较狠,平时又抽烟又喝酒。


网上资料显示,位于县城的吴起高级中学是该县唯一的高中,现有教学班63个,在校生3000多人。该校围墙上的宣传栏里介绍该校是省级标准化学校,建立有完备的各项学校管理制度。那么,该校是如何管理的?又为何会发生这样的恶性案件呢?


2014年12月16日,记者来到吴起高中。然而,传达室的工作人员则对记者说,要采访的校领导和有关老师和工作人员都不在。记者请他联系一下办公室人员,被其拒绝。


受害学生家长曾下跪上访


“孩子们被折磨和挨打以后受到惊吓,不敢继续上学,精神和人格受到极大伤害,臊得都不敢见人,晚上睡觉经常被吓醒。”受害孩子们的家长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说,耳膜穿孔的两个孩子,在治疗十几天后耳镜片还明显看到一个洞,医生强调一定要重视治疗,否则将会终身残疾,但她们家在农村,付不起昂贵的医药费,只能回家慢慢调养。


2014年9月22日晚上,被打的学生哭着给家长打电话说,不敢在学校上学了。这样,家长们才知道了孩子在学校被殴打侮辱的事,于是,2014年9月23日找到了学校。


“作为被打学生的家长,当初并不想把事情弄大,因为顾忌孩子的名声,自己带孩子治疗。找学校,只是希望学校能对打人的孩子进行批评教育,杜绝以后恶性事件不再重演。”有被打孩子的家长对记者说,没想到学校不负责任,推脱说交给法律解决。


据吴起县公安局2014年10月31日发布在县政府官方网站上的《情况说明》称,2014年9月26日,吴起县公安局以涉嫌侮辱罪将6个打人的高二女生依法刑事拘留,另有一个女生因为作案时未满16周岁不予刑事处罚。


此后,家长们开始找学校领导、县教育局要求尽快解决孩子上学问题,要求有关部门能给孩子合理的医药费、精神和名誉赔偿。


但受害学生的家长们对记者说,吴起高中校长张俊殷和他们讲,作为校方只能搭建平台,调解处理,学校没有责任,打人方只愿给被打学生赔偿两三万元,如果不接受,看政府怎样处理。


他们找县教育局,又找县信访局两次,县信访局不予接待。他们又找县政府领导,四次遭拒见,第五次去找,被连推带拉强行赶出县政府大楼。


2014年10月13日,受害学生家长们找到了延安市教育局,但市教育局给他们解释说:县上汇报说这事已经处理了。市教育局又督促吴起县政府尽快处理,之后就没了下文。


直到2014年11月10日,见县政府仍没给出答复,他们又再次到了市信访局,市信访局要求他们回县上解决。他们又到市政府,还是被门卫阻拦。


“我们实在无奈了,就在市政府大门口下跪,本想以此引起市政府的重视,却被宝塔区公安分局南市派出所以‘影响了市政府的正常办公秩序’为由,行政拘留5天。”3个被行政拘留的受害学生家长向记者介绍说,“当时,派出所和吴起县赶来接访的人提出一个放人条件:写下保证书,以后不再到县政府、市政府、省政府上访,就可以放人。”


这3个被行政拘留的受害学生家长还告诉记者,她们直到从拘留所出来,派出所也没有给她们《行政处罚决定书》。


“我后来咨询律师,律师说,不给《 行政处罚决定书》是错误的,这样,在多天后,我才从派出所要回了一张《行政处罚决定书》。”其中一个家长对记者说。


另外两个家长告诉记者,她们至今也没有拿到《行政处罚决定书》。


就南市派出所为什么不及时给这些被行政拘留的家长《行政处罚决定书》的问题,记者多次电话和短信联系南市派出所一位副所长,但直到发稿时,记者也没有得到答复 。


吴起县人大代表涉案被拘


据陕西当地媒体2014年11月3日报道,吴起县纪委、监察局已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了责任追究:给予吴起县教育局局长齐乃珂责令纠错处理;给予吴起县教育局副局长刘占荣党内警告、行政警告处分;对吴起县高级中学校长张俊殷(副处级),移交延安市纪委处理;给予副校长闫志俊党内严重警告、行政记过处分。该校还有包括学生处主任在内的6位管理人员和教师受到了处分。


延安市纪委、监察局的官方网站2014年11月10日发布的消息称,张俊殷(副县级)涉嫌违纪,经10月30日市纪委常委会研究,决定对其立案调查。


法治周末记者2014年12月18日联系延安市纪委,相关部门答复记者,对张俊殷涉嫌违纪的问题,“正在调查,还没有结果”。


对吴起高级中学辱骂、殴打并强迫受害女学生脱衣、拍摄裸照的7名高二年级女生,吴起县公安局2014年11月7日通过吴起县政府官方网站发布《情况进展通报》称,2014年9月26日县公安局以涉嫌侮辱罪将其中的6人刑事拘留,另1人因作案时未满16周岁,不予刑事处罚。2014年10月23日县检察院以涉嫌强制侮辱妇女罪对该6名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县公安局于当日对该6名犯罪嫌疑人依法执行逮捕。


2014年12月17日,记者从吴起县检察院了解到,经过了一次退回补充侦查后,县公安局已经将案卷再次移送到县检察院审查起诉。


2014年12月22日,一位受害学生的家长电话告诉记者,县检察院起诉科的检察官对他说,案卷有可能第二次退侦。


记者多次给县公安局的有关领导打电话联系采访,但电话不接,发短信也不回。


记者在吴起期间,上述这几位受害学生的家长就对记者说,县公安局所称的这起强制侮辱妇女案的背后,可能涉及到一些老板和官员,案发后,有官员被调走和免职,有的老板跑了,据传跟这个案子有关的,还有一个身为县人大代表的庙沟乡楼坊掌村的村主任齐景涛(音)已经被拘留。


2014年12月17日,吴起县人大常委会相关部门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说,齐景涛确是本届县人大代表,2012年当选,前不久,县公安局给县人大常委会打报告,说齐景涛跟吴起高级中学的那个案子有关,涉嫌引诱、容留、介绍卖淫,有可能对齐景涛控制人身自由,申请县人大常委会许可,县人大常委会立即召开了相关会议,作出决定,一旦落实与齐景涛有关,同意暂时对其羁押,有关其人大代表资格问题,再研究决定。


2014年12月17日,记者又赶到吴起县检察院。该院案件管理办公室的负责人对记者说,县公安局已经提请县检察院对齐景涛批准逮捕,案卷刚刚送来,他正在看。


当记者提出想了解一下齐景涛涉嫌什么罪名时,这位负责人说,齐景涛的案子跟吴起高级中学的那个案子是一个案子,因涉及到未成年人犯罪,所以不便告诉记者。


2014年12月21日,一位家长向记者透露,据他所知,被拘的6个孩子中两个孩子的银行卡里有很多钱,其中一个孩子的卡里有120万元,另一个孩子的卡里有80万元。


“这些钱来路不正,听说一些老板花钱通过她们专找女学生‘卖处’给一些官员,以便跟官员拉关系揽工程。”这位家长解释说。


吴起当地一位自称的知情人向记者透露,在当地一家高级酒店里,还专门设有“检处房”,用来检查找来的女生是不是处女,然后再送给需要的官员 。


事件幕后


吴起发生的逼学妹“卖处”案由于久拖无果,不断引发网上热议。近几日,媒体曝出“高中生收钱帮官员找处女”、“派出所副所长找受害者家属给25万元封口费”等细节,加之吴起官方作出无官员参与“买处”等回应,又引起了公众广泛关注与质疑 。


副所长称参与调解是因为:家长一边是亲戚一边是同学


2014 年9月,吴起高级中学7名高二女生持刀威胁殴打5名高一学妹,并逼迫其“卖处”一事。昨日,吴起官方调查后,称没有发现官员参与卖淫嫖娼的线索,但这个答复并未消解公众的疑虑,网上质疑声一片:如果真如官方所称不存在“买处”现象,那么一起并不复杂的校园暴力案件,何以拖了数月无法查清结案 ?


而几乎在官方声明发布的同时,网上又曝出内幕,吴起县公安局城镇派出所副所长臧继贤和一名受害者父亲臧某接触,欲出25万元作封口费,让臧某不要再找媒体,并停止上访。昨日,吴起县政府官网发布情况说明,称臧继贤与臧某先后两次的调解接触,纯属个人行为 。


情况说明称,吴起县纪委等部门成立联合调查小组,就网曝内容向双方当事人进行了初步调查核实。吴起县公安局城镇派出所副所长臧继贤与臧某系叔侄关系,受害女生是臧继贤的堂妹。同时臧继贤与嫌疑人王某母亲是同学,王某曾央求臧继贤帮忙调解。臧继贤先后两次找叔叔臧某协商,但臧某要价太高,均未调解成功。情况说明还称,据调查,臧继贤与臧某先后两次的调解,没有接到任何上级部门和领导的指派,纯属个人行为,臧继贤也不是该案办案干警 。


受害者家长称封口费问题已向调查组说明


2015年1月9日晚,记者联系到了受害女生家长臧某。臧某称,昨天上午,调查组工作人员向他核实“封口费”一事。“我如实向调查组做了说明。”臧某说,吴起县政府官网上的情况说明并不客观,调解过程中侄儿臧继贤曾表示,只要他能收下封口费,臧继贤领导就会给其正科级待遇,并将其由副所长升为正所长。对此,调查组的情况说明并没有提及。“臧继贤昨天找到了我父亲让替他说情,让我父亲承认找的他(臧继贤)调解此事,我父亲没同意。”臧某说,问题没有解决,他还要继续讨说法 。


2015年1月9日上午,臧继贤办公室锁着门,记者数次拨打其电话,始终没有接通。昨晚6时50分,臧继贤回过来电话,当记者刚介绍完身份,对方即挂断了电话 。


重聘校长


当事校长被立案调查政府网发布高薪聘校长公告


2015年1月9日,吴起县政府官网上还发布了在全市范围招聘吴起高级中学校长的公告。待遇方面,对吴起籍聘任者按国标工资待遇执行,对吴起籍外聘任者实行年薪制,年薪20万元(税前),提供公寓一套,享受本县正式职工享受的一切社保待遇 。


此前一天,吴起县政府官网“人事信息”一栏里发布过《关于免去张俊殷吴起县中学校长职务的通知》。张俊殷为出事时的吴起县高级中学校长,事发后吴起县纪委、监察局已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了责任追究,其中对张俊殷移交延安市纪委处理。因涉嫌违纪,2015年10月30日经延安市纪委常委会研究,决定对张俊殷立案调查 。


3官方回应编辑

否认买处


《吴起高中女生施暴逼学妹卖处收钱 给官员找处女》在网上广泛传播后,引发舆论关注。记者从吴起县宣传部获悉,经该县多部门调查,未发现公职人员参与卖淫嫖娼线索 。


对于有媒体报道中提到的,百万元存款等细节,经公安部门在银行系统核实,6名犯罪嫌疑人无一人持有银行卡。有关向受害人提出10万封口费的报道,工作人员正在调查 。


据了解,吴起县公、检 法等部门第一时间就一些报道细节展开了调查。针对网上报道的,“领头的两个高中生的银行卡里有很多钱,有一个卡里有120万元,另一个卡里有80万元,听说这些钱是一些老板给的,那些老板花钱通过她们找女生“卖处”给一些官员,以便跟官员拉关系、揽工程。”经查,6名犯罪嫌疑人中仅有王某1人持有陕西信合银行存折1张,该存折于2011年5月开户,2012年9月13日停止交易,其间共发生交易13笔,累计存入金额9700元,现余额5.84元。侦查未发现网称“120万元、80万元”两张银行卡线索。王某于2013年9月进入吴起高中一年级就读,事发时为该校高二学生 。


经公安机关补充侦查,2014年12月24日,吴起县检察院认为,犯罪嫌疑人王某及社会上的朋友郑某、齐某介绍卖淫案证据不足,不予批捕 。


官方说明


2015年1月7日,获悉各网站转载曝料“陕西女生对学妹施暴:被指收百万为官员找处女”的消息后,当即就网上反映情况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调查核实。现就有关情况说明如下 : 2014年9月21日下午,吴起县高级中学高二一女生告诉崔某,称有一高一女生曾指着崔某照片对其辱骂。当晚23时许,崔某叫来王某等6名同学,将骂其女生和另外一名与其有过节的高一女生先后叫至4号女生公寓一宿舍内进行辱骂殴打,随后又叫来她们认为比较嚣张的高一3名女生进行殴打,并强迫脱衣、拍摄半裸照片,且犯罪嫌疑人王某持水果刀威胁受害人,如果将此事告诉老师或家长,就将拍摄的照片外传 。 接到报案后,吴起县公安局迅速成立专案组进行侦破,以涉嫌侮辱罪将其中6名女生刑事拘留,1名因未满十六周岁不予刑事处罚,吴起县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王某等6人。2014年11月10日,县公安局将案件移送吴起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2014年11月17日,吴起县人民检察院以需进一步核实在讯问中嫌疑人王某供述其曾有给郑某(女,某酒店KTV工作人员)介绍卖淫行为的案件线索予以退查 。 经吴起县公安局补充侦查证实,并报经县检察院审查认定,王某、郑某、齐某(郑某朋友,系网曝县人大代表、某村主任)涉嫌介绍卖淫案证据不足,未予批捕,要求继续侦查。同时,经公安机关反复侦查,目前该案中未发现任何涉及公职人员参与卖淫嫖娼行为线索 。 经公安部门在银行系统查证并与嫌疑人核实,6名犯罪嫌疑人中无一人持有银行卡,仅有王某持陕西信合银行存折1张,该存折系其母以女儿名义于2011年5月办理, 至2012年9月再未使用。2014年9月其母将此折交给王某,但王某一直未使用。该折款项来源系王母家庭劳动收入,期间共发生13笔交易,累计存入金额9704元,现有余额5.84元。侦查未发现网称“120万元、80万元”两张银行卡线索。 目前吴起县人民检察院对该案正在审查起诉之中。


中共吴起县委外宣办 2015年1月8日


质疑说明


一位受害学生的家长2015年1月10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责这个《情况说明》不客观、不全面,是偏听一面之词。


2015年1月11日,吴起官方调查组的一位成员向法治周末记者坦承,他们的调查不深入,作出的《情况说明》不够严谨 。


吴起官方的回应遭受质疑


1月8日,吴起县以吴起县委外宣办的名义在县政府网站上发布了《关于网曝“陕西女生对学妹施暴:被指收百万为官员找处女”的情况说明》 。


该《情况说明》称,(2014年)11月17日,吴起县检察院以需进一步核实在讯问中嫌疑人王某供述其曾有给郑某(女,某酒店KTV工作人员)介绍卖淫行为的案件线索予以退查。经吴起县公安局补充侦查证实,并报经县检察院审查认定,王某、郑某、齐某(郑某朋友,系网曝县人大代表、某村主任)涉嫌介绍卖淫案证据不足,未予批捕,要求继续侦查。同时,经公安机关反复侦查,目前该案中未发现任何涉及公职人员参与卖淫嫖娼行为线索。


该《情况说明》还称,经公安部门在银行系统查证并与嫌疑人核实,6名犯罪嫌疑人中无一人持有银行卡,侦查未发现网称“120万元、80万元”两张银行卡线索 。


记者网上检索发现,吴起县官方的这次回应,不仅没有释解社会公众的疑问,反而又引起了众多网友的质疑和吐槽 。


1月11日,带着疑问,法治周末记者拨通了吴起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闫文学(音)的电话 。


闫文学向记者介绍说,县里专门成立了领导小组,成员有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县委办、政府办、宣传部、纪检委、教育局,由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牵头,任组长。县委外宣办是县委宣传部的一个下属部门,那个《情况说明》是宣传部根据相关单位提供的材料进行的汇总,代表县委、县政府形成的,“每个单位说的话,他们必须自己负责” 。


闫文学告诉法治周末记者:“KTV的工作人员郑某让王某介绍过卖淫对象,没有介绍成。”


闫文学还向记者透露,齐某已被公安局取保候审。


“既然王某介绍过卖淫对象,虽然没有介绍成过,那她介绍的是谁?又介绍给谁?郑某为什么要找王某介绍?齐某在涉嫌的介绍卖淫案中是什么角色?公安局为什么要给齐某办理取保候审?”记者问闫文学 。


“这是案情,不能透露,涉及到未成年人隐私。”闫文学解释。


“这起案件还没起诉到法院,为什么让法院参加领导小组?案件法院以后还怎么审? ”


“《情况说明》中提到王某、郑某、齐某涉嫌的介绍卖淫案,公安机关还在继续侦查,既然还没侦查终结,为什么就急着否认有公职人员参与其中 ?”


“银行有很多家,公安机关都调查了哪些家?几个犯罪嫌疑人的名下没有银行卡,就说明她们手里没有银行卡吗?媒体报道中提到的带头打人的两个高二女生有两张120万元、80万元银行卡,是不是线索?”


针对记者提出的上述问题,闫文学向记者解释说,他是宣传部的,不太懂法律问题,记者如果采访,他只能以通稿为准回答记者 。


随后,记者把多个问题给吴起县公安局侯局长发去了短信,希望能得到他的解释,但直到发稿时也未收到他的回复。


有受害学生家长和施暴学生的家长向法治周末记者证实,县里没有人找他们了解相关情况。他们认为,打人的孩子都被控制着,上述《情况说明》没有可信度 。


副所长的“调解”是受谁之托


在吴起官方发布上述《情况说明》否认有公职人员参与卖淫嫖娼的当天,有媒体报道一派出所副所长两次给其中一受害女生家长数十万元封口费但被拒绝的内幕。


媒体披露,受害女生的父亲臧某称:去年12月初,吴起县公安局城镇派出所副所长臧继贤曾以调解名义,两次将其叫至派出所办公室,第一次称给他10万元,遭其拒绝后,第二次又提升至25万元,让他不要再上访,不要再接触媒体了。臧继贤说这笔钱是领导让送的,多次对臧某说“这件事牵扯的人太多了”。臧某和在场人梁女士均称,第一次调解时,臧继贤还曾表示,只要臧某收下封口费,领导就会给其正科级待遇,并将其由副所长升为正所长 。


1月8日,吴起县纪委政法纪工委和吴起县委政法委执法监督室当即成立联合调查小组,就媒体披露的上述内容向双方当事人进行了初步调查核实,并于1月10日在吴起县政府的官方网站发布《关于〈新京报〉爆料陕西被逼“卖处“受害女生家属拒收数十万封口费的情况说明》 。


记者看到,该《情况说明》称:臧继贤与臧某系叔侄关系,受害女生是臧继贤的堂妹。同时臧继贤与嫌疑人王某的母亲是同学,王某曾央求臧继贤帮忙调解。臧继贤先后两次找叔叔臧某协商,能否采取货币补偿的方式达成谅解,促使问题解决,因臧某要价太高,臧继贤放弃了对双方的调解。还称,据调查,臧继贤与臧某先后两次的调解,没有接到任何上级部门和领导的指派,纯属个人行为,臧继贤也不是该案办案民警。


1月10日晚上,法治周末记者拨通了臧某的电话 。


“我已经看到了那个《情况说明》,它根本不客观、不全面、不真实,是偏听一面之词……是明显的官官相护。”电话中,臧某向记者怒斥联合调查小组的《情况说明》 。


臧某对记者说,1月9日上午,联合调查小组的一行3人找他调查,他把给《新京报》记者介绍的情况又给联合调查小组的人说了一遍 。


臧某向记者介绍一遍《新京报》上披露的情况后,还对记者说,他和臧继贤根本没有血缘关系,不是《情况说明》中所说的“叔侄关系”。臧继贤本姓苏,是他爷爷的爷爷被村里一个姓臧的收养后改的臧姓,两个门子的臧姓人家关系并不好,很少来往,谁家结婚都不参加,“我的手机号码,臧继贤都不知道,他还是找他姨妈梁女士要的 。


臧某对记者说,臧继贤两次找他调解,只说是领导让他出面的,从来没有提过是受谁委托。


臧某对记者说:“我给你介绍的这些情况,今天上午都给联合调查小组的人讲了,我还在他们做的笔录上签了字,可他们出来的《情况说明》根本不真实 。”


臧某还向记者透露,联合调查小组的人找他调查时,还给他做工作,说“都是吴起人,低头不见抬头见,别把事情弄得太大”,还问他要多少钱能把问题解决。“我说,我不要钱,只要一个公平解决 。”


《新京报》报道中提到的梁女士,是臧继贤的姨妈,又是臧某的婶子。1月10日晚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梁女士告诉记者,是臧继贤找她的,说政府能给点钱,问她能不能把臧某叫出来,她就把臧某的手机号码给了臧继贤,后来臧继贤联系了臧某 。


梁女士还向记者强调,和记者通话之前,县里没有官员找她调查这些情况,她也不知道什么联合调查小组 。


“调查小组的调查不够深入”


1月11日,联合调查小组成员、吴起县纪委政法纪工委书记李刚(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说,联合调查小组只调查了臧继贤、臧某和嫌疑人王某的母亲高某三人 。


李刚向记者表示,臧某向记者介绍的臧继贤找他两次调解的情况都向联合调查小组说了。李刚承认,臧某向记者反映的联合调查小组给臧某说“都是吴起人,低头不见抬头见”之类的话存在,他也承认不妥 。


李刚还向记者表示,《情况说明》里表述臧继贤和臧某是“叔侄关系”,写得不清楚,容易让人产生歧义 。


李刚还向记者承认,联合调查小组的调查不够深入,只调查了臧继贤、臧某和嫌疑人王某的母亲高某三人,而没有找证人梁女士和其他人调查,从证据链上来说不够完整,作出的《情况说明》不够严谨 。


1月12日,嫌疑人王某的母亲高某向记者电话反映,在她女儿被抓后,她曾打电话给臧继贤,此后她就再没有找过他,更没有让他调解过。她家里经济条件不好,也没有钱,三人专案组找她调查时她也是这么说的,并签了字按了手印 。


1月12日,李刚向记者证实,高某给记者说的跟她向联合调查小组说的情况一致,并有笔录 。


为核实上述情况,记者多次拨打臧继贤的电话,没人接听,发去短信,直到发稿时也没有收到回复 。


跟受害女生家长臧某一样,高某也对记者说:“我要求把真正出钱委托臧继贤调解的人揪出来,把幕后真凶找出来,把所有包庇的人都抓起来,还我孩子的清白 。”


4社会反思编辑

人们责怪世风日下,女生容易受到社会不良风气影响、尤其在网络发达、智能手机普及的大环境下,所谓“很黄很暴力”的内容似乎已经成为司空见惯的常态,但同样一个社会,良莠不齐,学校教育、社会风气、家庭教育多少都影响着不谙世事的孩子们成长过程中价值观的形成与对世界的理解 。


不仅仅这些个暴戾女生的学校领导应该反省,这几个持刀的女生父母更应该反省,养出这样的女儿有这样的德性绝对跟家教有关;中国人在一般的家庭教育中,尤其对女生更注重传统道德伦理的灌输,生怕孩子长大后在社会上吃亏受骗被欺负;但当我们看到如此暴戾生猛的持刀猥亵学妹的6名高二女生的德行,恐怕已经想象不出这到底是教育的问题、亦或社会的问题还是家庭的教养,年轻女孩都这么残暴,世风日下也不过如此,让人情何以堪 ?


学校教育扭曲和社会负面影响固然存在,但绝大多数女生并非那么容易沦落甚至堕落到粗痞下流的程度,这是个值得家长们、学校甚至全社会反思的案例,而绝不仅仅只是给教育抹了黑、给革命老区抹了黑 。


5如何防范编辑

事件分析


女学生的“群殴”暴力事件在全国范围内呈上升趋势,并因网络之力而广受关注。广东,开平某中七名女生结成“七姐妹”,邀四个男生轮奸同班同学,并把殴打和轮奸场面录制下来传到网络上。可以说,校园已成为一种“猥亵”、“暴力”的“重灾区”。 延安市吴起县高中校园猥亵案让笔者震惊的是,号称县唯一的一所高级中学,吴起县高中的学校管理何在?教育何在?部分官员的“处女情结”成另类贪腐,对隐性“贿赂”,官员的“操守”何在?法律的监管何在 ?


优化教育


清除校园猥亵暴力事件要从教育入手。“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对于一个学生身心健康发展是非常重要的。延安市吴起县高中校园猥亵案,正折射了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的缺位。延安市吴起县高中校园猥亵案给当事人造成的危害远不止皮肉的创伤,更严重的是会造成孩子们心灵的扭曲。如果任由这种势头发展下去,会在青少年中造成一种不良的暗示:邪恶比正义更有力量,武力比智力更有价值。关注孩子的内心,对其进行教育是必不可少的。一方面,学校应加强学生的青春期心理教育、安全意识教育和团结友爱精神的培养。另一方面,家庭也要关注孩子的内心,加强与孩子的沟通交流,防患于未然,疏解孩子的心理问题 。


完善制度


清除校园猥亵暴力事件要从制度入手。延安市吴起县高中校园猥亵案,是政府需要反思的,也是法律、制度层面上需要做出保证的。“仁圣之本,在乎制度而已。”一个好的制度,对于树立学生正确的价值观导向、遏止校园猥亵暴力的频发具体有积极的意义。有制必依、执制必严、违制必究。只有这样,才能在学生心中架起校园猥亵暴力的“高压线”,才能真正还学生一个健康的校园环境 。


净化环境


清除校园猥亵暴力要从环境入手。一方面,要加强对网络上不良暴力信息的监管,肃清不良网络环境,塑造友爱、互助的良好校园环境,以和谐的网风、向上的校风、淳朴的家风编织起抵挡校园暴力的“保护网”。另一方面,要肃清官员隐性“贿赂”对于学校的不良影响,下大力,出重拳根除因部分官员的“处女情结”而形成的另类贪腐“利益链”,让官员多一些“操守”,让学校少一些争斗,让官员多一些责任,让学校少一些暴力。“风清则气正,气正则心齐,心齐则事成。”只有重塑人人奋发向上、和谐互助的人际环境,以正风扬正气,学生才会真正将学习作为己任,真正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


谆谆善告


在校园猥亵暴力事件中,施暴者和受害者同样让人惋惜和揪心。这些花季的“花朵”,谁来保护?如何保护?这些问题需要我们一起深刻反思更需要我们共同努力解决。让我们携起手来,真正让学校少一些“社会气”,多一些“学生气”,让“花朵”不再流血,家庭不再流泪,社会不再哀叹 。


https://baike.sogou.com/v101539665.htm?fromTitle=9%C2%B721%E5%90%B4%E8%B5%B7%E9%AB%98%E4%B8%AD%E6%A0%A1%E5%9B%AD%E7%8C%A5%E4%BA%B5%E6%A1%88



震惊!延安吴起二中老师性侵多名女学生 官方:已逮捕嫌疑人

2018-01-24 13:28猥亵

继2015年吴起县卖处案发后,近日该县二中又发生一起老师性侵多名女学生案件。不到三年时间,在卖处案轰动全国,吴起县抹稀泥没有公开严肃处理涉案人员,县上领导的追责看不到,反而成功脱身调走到市上任用了,那也就算了,至少在这三年当中能否加强管理,能否让教师队伍再次纯洁起来?

那么,吴起县二中事件官方被媒体人以找人形式倒逼终于公开失踪原因,(隐私问题我们一定保护)但没说事件有多少起?本博接触此事件开始听到如此震撼令人发指的性侵事件时,不由得怒火冲天,为这些可怜的孩子掉下眼泪,教师本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一代代人民教师为了培养好祖国的未来呕心沥血,奉献全部。但近年来,吴起县教师队伍中总有个别人,由于自身素质低下,伤害学生的事件屡屡发生。

虽然这仅仅是极少数代表,但偶然的事件实则蕴藏着必然性。本博愚见,这不仅仅是师德或个人的道德底线的沦落,更是吴起县教师考核机制和监督机制的双重坍塌。

本博发现吴起县一旦突发事件出来,当地职能部门总喜欢遮遮掩掩并且通过网络屏蔽手段来掩盖真相,为何不能做到清者自清,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呢?

来掩盖真相无非就是害怕追责,那么,继卖处案后三年当中吴起县教育局长又是怎么履行职责呢?主管教育县长和相关责任人又是如何履行职责的呢?为你们再一次发生的恶劣性侵事件又该如何买单?又该如何面对社会公信呢?本博今天暂时就说到这吧,再说下去就会把火引到延安市教育上去了.......关于网曝吴起县二中教师齐小军失联一事的情况说明。

1月19日,网曝吴起县第二中学教师齐小军失联几个月,引发网民关注,现就有关情况说明如下:

经吴起县公安局证实,吴起县二中教师齐小军,男,汉族,1980年10月28日出生,系陕西省吴起县人。2017年10月22日齐小军因涉嫌猥亵儿童罪被吴起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并于当日将拘留通知书送达其亲属。2017年11月16日经吴起县人民检察院批准被逮捕。现羁押于吴起县看守所。

2017年11月27日该案由吴起县公安局移送吴起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吴起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齐小军犯猥亵儿童罪,于2018年1月3日向吴起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吴起县人民法院于2018年1月22日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该案将于近日宣判。

吴起县公安局

  2018年1月22日

相关报道:

“涉嫌猥亵儿童,已经被刑拘,牵扯的本身就是未成年人,我们县二中的初二学生。”

1月22日晚,针对网曝陕西省吴起县第二中学(下称“吴起二中”)教师齐小军“失联几个月”一事,陕西省吴起县网络宣传管理办公室负责人回应记者。

班主任齐小军照片已被取下

此后,吴起网宣办官方微博“吴起宣传”正式对外发布了该县公安局针对此事的情况说明。

该说明显示,经吴起县公安局证实,吴起县二中教师齐小军,男,汉族,1980年10月28日出生,系陕西省吴起县人。2017年10月22日齐小军因涉嫌猥亵儿童罪被吴起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并于当日将拘留通知书送达其亲属。2017年11月16日经吴起县人民检察院批准被逮捕。现羁押于吴起县看守所。2017年11月27日该案由吴起县公安局移送吴起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吴起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齐小军犯猥亵儿童罪,于2018年1月3日向吴起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已经进入司法程序,近日将进行庭审。”吴起网宣办负责人告诉记者,因受害人是未成年人,该起案件将不公开审理。

微博寻人启事

据上游新闻多方了解,涉嫌猥亵儿童的教师齐小军,2002年参加工作,涉案前任吴起二中2019届7、8班语文教师,曾多次被评为县级“优秀班主任”及“优秀教师”。

吴起县政府网站公开资料显示,吴起二中目前共计有学生3098人,教职工166人,其中专任教师138人。(来源:平弹公众号


http://www.sohu.com/a/218616723_100067459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