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的教育怎么了:吴起县高中曾出“逼学妹卖处案”后吴起二中发生性侵案今又现家长公开举报吴起县二中校长
2018-02-07 17:17:22
  • 0
  • 0
  • 5

延安的教育怎么了:吴起县高中曾出“逼学妹卖处案”后吴起二中发生性侵案今又现家长公开举报吴起县二中校长教师事件   为何无人调查问责?呼吁中央纪委严查问责呼吁陕西省纪委监察委严查问责从重处理


        曾在2015年1月有多家网络媒体以《逼学妹卖处案涉案人大代表曾因证据不足未批捕》《逼学妹卖处案:病根未除,如何能治愈》《延安市吴起高级中学“逼学妹卖处”案,难道牵扯大领导》等为标题的报道(引用):“据吴起县公安局2014年11月7日发布在吴起县政府官方网站上的《情况进展通报》称,2014年9月21日晚11时至22日凌晨5时许,吴起高级中学有7名高二女生将5名高一女生先后叫至4号女生公寓一宿舍内进行辱骂、殴打,并对其中3人强迫脱衣、拍摄半裸照片,在强迫脱衣过程中,一名犯罪嫌疑人持水果刀对其中两名受害人进行威胁。9月26日,吴起县公安局以涉嫌侮辱罪将其中6名犯罪嫌疑人刑事拘留,另有一名因作案时未满16周岁,不予刑事处罚。10月23日,吴起县检察院以涉嫌强制侮辱妇女罪对该6名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经司法鉴定,受害学生中有两名损伤属轻微伤,两名损伤属轻伤二级……”“一位与此案有关的人大代表,经检察院审查后,以证据不足,事实不清为由,决定不予批捕,建议公安局继续调查。逮捕和处理了这么多人,没有一个是案件的重要关键人物!那几个逼迫殴打学妹的女生,她们本身也是受害者,受幕后的“神秘人物”指使甚至“包养”才做此行为;那些被处理的教育局长、校长之类的,他们最多只是监管不力、玩忽职守,没有证据显示他们知情不报、纵容此行为的发生。但是那位相对比较关键的嫌疑人,却这样被放了,让人不得不感叹官方办案虽然表面华丽,实际上还是在糊弄百姓……”

        而仅过了3年后的2018年1月,有网络报出(引用):《吴起一中学教师涉猥亵儿童被诉 曾被评为优秀教师》:“1月19日,微博上有人爆料称,吴起县第二中学教师齐小军“失联几个月”。1月23日,华商报记者从吴起县委宣传部获悉,齐小军因涉嫌猥亵儿童罪被起诉,1月22日,该案不公开审理,将于近日宣判。近日,有吴起当地居民向媒体爆料称,吴起县第二中学教师齐小军,自去年10月底起失联,当地有传言称因其与女生发生关系,被警方刑事拘留。”

      据报道中称:“吴起县委宣传部向媒体证实,齐某某曾与多名女生发生关系。”那么,所谓的“发生关系”是什么意思??如果正如网媒报道宣传部所说是教师齐小军与初中二年级多名女生发生了关系,这个所谓的发生的关系是什么关系?如果是发生了性关系的话,那就是与未成年人发生了性关系,那就是涉嫌强奸啊!怎就一个“猥亵”来糊弄公众?!如果法院以“猥亵”判刑,那就是重罪轻判啊!为什么?为什么?

      2018年2月,又有家长在网上公开举报吴起县二中校长:《实名举报陕西吴起县第二中学校长许秉峰等人虐待、失职及收受财物行为》。

      另外,2017年度至今以来,网络报出延安市多家学校或幼儿园,发生校园暴力、性侵、教师殴打学生、体罚、食物中毒、违法违规补课、校长权利任性腐败等事。不禁要问,延安的教育怎么了??延安的教育怎么啦??谁来彻查问责?谁来彻查问责?!难道没有人管吗?


                                                                      2018年2月5日


【一】



实名举报陕西吴起县第二中学校长许秉峰等人虐待、失职及收受财物行为【转】



2018-02-04 11:59:29栏目:默认栏目

2 0 1

实名举报陕西吴起县第二中学校长许秉峰等人虐待、失职及收受财物行为



new讯息

02.03 23:32

阅读 6284

 关注

学生家长实名投诉吴起二中老师 2018-02-02 10:46:46 来源:陕西法治传媒网 作者: 责任编辑:     投诉人:苏世娟,女,汉族,身份证号码:610626********0541     通讯地址:陕西省吴起县白豹镇老庄沟村     联系电话:18618*****0     被投诉人:吴起县第二中学     通讯地址:吴起县第二中学     联系人:许秉峰     联系电话:13992*****6     请求事项     1、请求依法查处吴起县第二中学校长许秉峰及该校老师穆霞、齐龙、郭丽萍等人的虐待、失职及收受财物的行为;     2、请求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投诉事由     我是吴起县第二中学学生龚雁帅的母亲苏世娟。教师本应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而吴起县第二中学的老师却成了我家孩子的噩梦。该校的校长和老师存在虐待学生、收受财产利益,失职等情形,具体情况如下:     一、2015年9月份,我儿子龚雁帅从吴起县城关小学毕业,被吴起县第二中学录取,由该校老师穆霞担任其班主任。2015年11月份,因学生在宿舍说话,被班主任穆霞持戒殴打,我的孩子龚雁帅被殴打至昏迷后不急救不送医,而选择隐瞒。     二、2015年11月份,因学校老师穆霞一直给我打长途电话要求将龚雁帅转走欺骗龚雁帅说,我和你妈妈说好了让你转学,并3次叫我儿子谈转学问题无故给龚雁帅施压,为了能让龚雁帅在他熟悉的环境中继续读书,无奈之下,我给龚雁帅的班主任穆霞赠送了3000元的华联超市购物卡,并在第二学期,分三次向穆霞赠送价值8036元的化妆品。但穆霞在收受上述财产后,又多次叫我到她办公室谈她刚做眼皮在延安做,一共花掉一万元整,她老公骂的她睡不着觉,因为她工资低每月才3000多元,多次说给我听,我也没说什么,从这以后穆霞并接二连三的殴打我的孩子龚雁帅。     三、该校校长及老师对学生极其不负责任,存在严重失职行为。     事情发生后,我曾多次找校长许秉峰,然,校长知道孩子被打后并未进行落实,只是口头答应调查,导致我儿子后续又多次被穆霞殴打。打出学校门,校长由此要求我将孩子龚雁帅带到北京,停学一个多月,到第三学期开学时校长组织班主任通过极其不负责任的抓纸蛋的方式将龚雁帅抓分到齐小军班里,但是齐小军又以各种名义不要龚雁帅上学,几经周折后又被分到张世军班里,该校校长多次口头提出给龚雁帅换环境,也就是变相的转学,说龚雁帅生年八字和学校的大门不合,被逼孩子在初二留级,一切留级手续均是校长操办,家长对此一概不知。该校校长并未尽到其应尽的义务,其行为已严重失职。     该校的班主任有违师德,当着全班同学的面传递我儿子被打的事,说家长的坏话,在校园里看到龚雁帅就指指点点,使多数的同学都听到知道这件事,给龚雁帅造成很大的心理伤害。在我儿子和其他同学发生口角时,就把对方的家长叫来,晚上十点多不让睡觉,起来站着,先由班主任穆霞进行辱骂,再让对方家长辱骂,然后由与对方家长一块来的人辱骂,这对于一个正处于青春期的孩子来讲不是教育而是摧残,会造成多么大的心理创伤!除此之外,每次考试时老师随便给我儿子放假,剥夺孩子的考试机会,此事一直延续到现在。     作为一个母亲,看着自己的孩子因在学校的种种遭遇而精神失常、无心读书,我十分的心痛。我家孩子正处于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不履行法定职责,班主任及任课老师对其实施冷暴力,致使孩子不愿与人沟通,性格日益孤僻,给孩子的心理造成严重的伤害。抹不去的阴影将会影响孩子一生。     鉴于此,为了使更多的孩子免于遭受类似的境遇,为了使吴起县的教育纯洁健康发展,希望贵局能够秉持公正依法查处此事。     此致 文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03483094979317&from=groupmessage&jumpfrom=weibocom


【二】



吴起一中学教师涉猥亵儿童被诉 曾被评为优秀教师【转载】



华商头条 15分钟前

  1月19日,微博上有人爆料称,吴起县第二中学教师齐小军“失联几个月”。1月23日,华商报记者从吴起县委宣传部获悉,齐小军因涉嫌猥亵儿童罪被起诉,1月22日,该案不公开审理,将于近日宣判。

近日,有吴起当地居民向媒体爆料称,吴起县第二中学教师齐小军,自去年10月底起失联,当地有传言称因其与女生发生关系,被警方刑事拘留。

“我的女儿在吴起县第二中学读书,学校发生这种事情,我们家长都很气愤。”昨日,一位熟悉齐小军情况的学生家长告诉华商报记者,齐小军已婚,也有孩子,平时跟人交往很有礼貌。吴起县委宣传部向媒体证实,齐某某曾与多名女生发生关系。

1月23日,华商报记者从吴起县委宣传部了解到,齐小军今年37岁,吴起县本地人,2002年从陕西师范大学毕业后,到吴起县第二中学工作,事发前系2019届7、8班语文教师。2018年1月22日,吴起县公安局发布的情况说明显示,2017年10月22日,齐小军因涉嫌猥亵儿童罪被吴起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并于当日将拘留通知书送达其亲属。2017年11月16日,经吴起县人民检察院批准被逮捕。2017年11月27日,该案由吴起县公安局移送吴起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吴起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齐小军犯猥亵儿童罪,于2018年1月3日向吴起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吴起县人民法院于2018年1月22日不公开审理此案,该案将于近日宣判。

据媒体报道,涉嫌猥亵儿童的教师齐小军,2002年参加工作,涉案前任吴起二中2019届7、8班语文教师,曾被评为县级“优秀班主任”及“优秀教师”。

陕西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李飞龙表示,猥亵儿童罪的量刑标准是5年以下,性质恶劣的为5年以上10年以下。如果被告与未满14周岁的女生发生关系,那就是涉嫌强奸罪,量刑标准是10年以上。  华商记者 张建全



实名举报陕西吴起县第二中学校长许秉峰等人虐待、失职及收受财物行为【转】

2018-02-04 11:59:29栏目:默认栏目

2 0 1



【三】



旧闻回顾:逼学妹卖处案:病根未除,如何能治愈?【转载】




       陕西吴起县“逼学妹卖处案”自发生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在这不短的时间内,相关的责任人该抓的抓,该撤职的撤职:涉事逼迫学妹的女生已被逮捕;吴起县教育部门上到教育局长、下到学校的正副校长及学生处甚至是后勤管理人员均受到了大小不同的处分。看似此次公检法三方办案非常给力,然而今日的一则新闻映入眼帘,顿时感觉:“此案并未结束,相反,它只是个开始!”

一位与此案有关的人大代表,经检察院审查后,以证据不足,事实不清为由,决定不予批捕,建议公安局继续调查。

逮捕和处理了这么多人,没有一个是案件的重要关键人物!那几个逼迫殴打学妹的女生,她们本身也是受害者,受幕后的“神秘人物”指使甚至“包养”才做此行为;那些被处理的教育局长、校长之类的,他们最多只是监管不力、玩忽职守,没有证据显示他们知情不报、纵容此行为的发生。但是那位相对比较关键的嫌疑人,却这样被放了,让人不得不感叹官方办案虽然表面华丽,实际上还是在糊弄百姓。

我们知道,身体一旦得了病,就个想方设法把病医好。得了感冒,一般医生会开感冒药甚至抗生素;喉咙发炎,一般医生会开消炎药。但是,如果感冒和咽喉炎是病毒引起的话,一般的药是不起作用的,因为抗生素和消炎药只能杀死细菌,却对病毒无能为力。即使暂时抑止住了感冒、消除了炎症,如果没有彻底消灭病毒,患处还是会发炎的。发生了一起案件,如果不追根溯源,只是处理当事人,那么造成案件根本原因的幕后人物永远将逍遥法外,一旦风声过后也许会换个地方继续犯案,届时将继续有女生受到伤害!

现实就是这样!为什么很多时候花了很多钱、吃了很多药,病却老是会复发?那是因为有可能遇到了无德或者无知的医生、没有吃对药、花了冤枉钱!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病毒太顽固,实在难以根除!打击违反犯罪,也需要如此。就本次案件而言,为什么警方迟迟没有抓住幕后涉案的大老板、官员,很大一方面的原因就是这幕后势力太强大了,警方无从下手!但为了能够给老百姓一个交代,便把好对付的处理了。

既然习总书记带头反腐,那么再大的老虎都要打,只抓一些苍蝇、甚至只是一些蚊子,最多能起到短暂的震慑作用,但根本上并不能解决问题,官员、老板、学生之间的权、钱、色交易还会在未来的某天“复发”。如果这种威风邪气无法彻底根除,那么受苦最大的就是咱老百姓!

2015-01-08

https://tieba.baidu.com/p/3515502088?red_tag=3113406038



原文标题:逼学妹卖处案涉案人大代表曾因证据不足未批捕


华商报延安讯(记者刘晓军)昨日,吴起高级中学多名高二女生向学妹施暴,逼她们“卖处”一事再次在网上发酵,引起舆论关注。据了解,吴起县对此事高度重视,县上公检法等部门已就一些报道细节展开调查,预计今日会做出相应回复。

  

据吴起县公安局2014年11月7日发布在吴起县政府官方网站上的《情况进展通报》称,2014年9月21日晚11时至22日凌晨5时许,吴起高级中学有7名高二女生将5名高一女生先后叫至4号女生公寓一宿舍内进行辱骂、殴打,并对其中3人强迫脱衣、拍摄半裸照片,在强迫脱衣过程中,一名犯罪嫌疑人持水果刀对其中两名受害人进行威胁。9月26日,吴起县公安局以涉嫌侮辱罪将其中6名犯罪嫌疑人刑事拘留,另有一名因作案时未满16周岁,不予刑事处罚。10月23日,吴起县检察院以涉嫌强制侮辱妇女罪对该6名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经司法鉴定,受害学生中有两名损伤属轻微伤,两名损伤属轻伤二级。

  

事发后,吴起县纪委、监察局已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了责任追究:给予吴起县教育局局长齐乃珂责令纠错处理;给予吴起县教育局副局长刘占荣党内警告、行政警告处分;对吴起县高级中学校长张俊殷,移交延安市纪委处理;给予副校长闫志俊党内严重警告、行政记过处分。该校还有包括学生处主任在内的6位管理人员和教师受到了处分。延安市纪委、监察局的官方网站去年11月10日发布的消息称,张俊殷涉嫌违纪,经10月30日市纪委常委会研究,决定对其立案调查。

  

昨日有媒体报道称,有家长透露,打人的孩子中领头的两个孩子银行卡里有很多钱,其中一个卡里有120万元,另一个卡里有80万元,听说这些钱是一些老板给的,那些老板花钱通过她们找女生“卖处”给一些官员,以便跟官员拉关系、揽工程。另外,身为县人大代表的一村主任齐某跟这起案件有关,因为涉嫌引诱、容留、介绍卖淫,被公安机关采取了强制措施。

  

昨日,华商报记者从吴起县检察院了解到,该县公安局去年12月已将齐某的案卷移送到检察院提请批捕,检察院审查后,以证据不足,事实不清为由,决定不予批捕,建议公安局继续调查。对于案件的进展情况,县公安局一位负责人称,案件正在调查阶段,不便接受采访。

  

据吴起县委宣传部相关人员介绍,县上公检法等部门对于媒体报道非常重视,已就其中提到的一些细节问题,比如银行卡里巨额钱款等说法,正通过银行系统展开调查,预计今日会做出正式回应。

回复举报|3楼2015-01-08 14:26

https://tieba.baidu.com/p/3515502088?red_tag=3113406038



【四】


陕西吴起继卖处案后再发一起老师性侵案件 官方称:已逮捕嫌疑人择日将宣判

2018-01-23

订阅号宗旨:宣传社会正能量,关注民生与民情

继2015年吴起卖处案后,离目前吴起二中又发生一起老师性侵多名学生案件不到三年,在卖处案轰动全国后吴起县抹西泥没有公开严肃处理几个人,那也就算了,至少在这三年中能否加强管理,能否让教师队伍再次纯洁起来?那么二中事件昨天吴起官方被媒体人以找人形式倒逼终于公开失踪原因,(隐私问题我们一定保护)但没说事件有多少起?本博发现吴起一旦突发事件出来,当地职能部门总喜欢遮遮掩掩并且通过网络屏蔽手段来掩盖真相,为何不能做到清者自清,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呢?来掩盖真相无非就是害怕追责,那么继卖处案后三年当中吴起教育局长又是怎么履行职责呢?主管教育县长和相关责任人又是如何履行职责的呢?为你们的再一次发生的恶劣性侵事件又该如何买单?又该如何面对社会公信呢?本博今天暂时就说到这吧,再说下去就会把火引到延安市教育上去了.......关于网曝吴起县二中教师齐小军失联一事的情况说明

1月19日,网曝吴起县第二中学教师齐小军失联几个月,引发网民关注,现就有关情况说明如下:

经吴起县公安局证实,吴起县二中教师齐小军,男,汉族,1980年10月28日出生,系陕西省吴起县人。2017年10月22日齐小军因涉嫌猥亵儿童罪被吴起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并于当日将拘留通知书送达其亲属。2017年11月16日经吴起县人民检察院批准被逮捕。现羁押于吴起县看守所。

2017年11月27日该案由吴起县公安局移送吴起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吴起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齐小军犯猥亵儿童罪,于2018年1月3日向吴起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吴起县人民法院于2018年1月22日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该案将于近日宣判。

吴起县公安局

2018年1月22日

另据澎湃新闻报道:陕西吴起通报:一中学教师涉嫌猥亵儿童受审,将于近日宣判

1月22日晚,吴起县委宣传部通过官方微博@吴起宣传 发布《关于网曝吴起县二中教师齐小军失联一事的情况说明》称,2017年10月22日齐小军因涉嫌猥亵儿童罪被吴起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并于当日将拘留通知书送达其亲属。2017年11月16日经吴起县人民检察院批准被逮捕。现羁押于吴起县看守所。

此前的1月20日下午,当地官方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吴起县二中教师齐小军涉嫌和多名女学生发生关系,致一女生怀孕。据官方介绍,齐小军2002年参加工作,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中文系,本科学历,现任2019届(8)班班主任。

1月22日,吴起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证实齐小军涉嫌与女学生发生关系,已被警方控制,目前此案正在司法程序中,具体案件细节不便透露。

吴起县委宣传部官方微博@吴起宣传 发布的情况说明截图

1月22日晚,@吴起宣传 发布情况说明称,1月19日,网曝吴起县第二中学教师齐小军失联几个月,引发网民关注。

现就有关情况说明如下:经吴起县公安局证实,吴起县二中教师齐小军,男,汉族,1980年10月28日出生,系陕西省吴起县人。2017年10月22日齐小军因涉嫌猥亵儿童罪被吴起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并于当日将拘留通知书送达其亲属。2017年11月16日经吴起县人民检察院批准被逮捕。现羁押于吴起县看守所。

2017年11月27日该案由吴起县公安局移送吴起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吴起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齐小军犯猥亵儿童罪,于2018年1月3日向吴起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吴起县人民法院于2018年1月22日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该案将于近日宣判。

相关阅读:

【吴起爆料】延安市吴起高级中学“逼学妹卖处”案,难道牵扯大领导?

参政内幕(微信号:canzheng6688)反腐时事,时事评论。

作者 | 周蓬安

吴起发生的逼学妹“卖处”案由于久拖无果,不断引发网上热议。近几日,媒体曝出“高中生收钱帮官员找处女”、“派出所副所长找受害者家属给25万元封口费”等细节,加之吴起官方作出无官员参与“买处”等回应,又引起了公众广泛关注与质疑。(1月10日《华商报》)

近几年,一些官员、富人在“处女情结”的影响下,专门盯上了“书包妹”,加之那个混账透顶的“嫖宿幼女罪”,导致“强奸罪”对性侵幼女行为的威慑力大大降低,导致中国幼女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性威胁”,笔者曾发表《“嫖宿幼女罪”是个混账罪名,应尽快废除》等博文,认为幼女及未成年少女频频被性侵,这是社会的耻辱,更是中国男人的耻辱。

不过,近几年这方面的案件还是频频突破人们的道德底线,而官方应对能力总是难如人愿,一些即使在外人看来“骇人听闻”的案件,凡涉及到“官”字总会被一拖再拖,信息发布遮遮掩掩,欲说还休。可一些官员忘了,现在是网络时代,信息可以快速自由地传播,官方的办案速度及对案件处理的进程、细节,都很容易受到网友的监督,官方“捂盖子”的难度是越来越大了,可他们却浑然不知。作为一名资深网友,我是越来越为某些官员的智商着急啊,你们“讲故事”总得让“听故事”的人可信吧?

就吴起“逼学妹卖处”案而言,5名女学生在宿舍受多名学姐持刀威胁被脱光衣服拍裸照,还强迫其“卖处”,不从即遭猥亵、殴打至几人耳膜穿孔、下身出血。毫无疑问,这是一件极其严重的刑事案件。可9月21日晚发生的事,警方在26日才将6名涉案女生抓获并刑事拘留,检方直到10月23日才批捕,这种速度较近乎同时期发生在吴起的“男子吃凉皮后尿检阳性被警方处以行政拘留15日处罚”一案比,未免过于迟钝了。可吴起县所在的延安市警方,对受害人家长上访的反应却是异常敏锐,3名受害人家长因表达正常诉求无人理睬,不得已在延安市政府大门口下跪,即遭到宝塔区公安分局以“影响了市政府的正常办公秩序”为由行政拘留5天的处罚。

案发100多天之后,吴起官方对该案仍说不出所以然,虽然“未发现公职人员参与”,但至今仍没有一名“买处”及组织者被认定,唯一一名被公安采取强制措施、身为县人大代表的村主任齐景涛(音),移交检察院的罪名也仅仅是涉嫌引诱、容留、介绍卖淫,也许最终还不会被批捕。

那么问题来了,究竟是谁出钱让这些学生娃强迫更小的学生娃“卖淫”?依笔者对这6名作孽女生的心理分析,如果没有强硬的后台事先给她们撑腰,没有自定细密的攻守同盟,她们会在被抓10分钟之内“竹筒倒豆子”,将案情和盘托出,其真实性99%。而那仅存的1%不真实,凭我对中国警察审讯能力的了解,一个晚上绝对会让他们“吐出”真言。而该案之所以在案发100多天后还如此浑沌,涉及“大领导”的可能性并不是没有。

而媒体披露的这名派出所副所长自己花25万作为受害人“封口费”一事,官方既然公开称系个人行为(又“顾头不顾尾”了),那么在坐实有涉案人员希望重金“私了”的同时,难道不是涉案人员已经浮出水面吗?公安机关理应寻此线索查委托“私了”的人啊。

而更大的信息量还在后面。吴起县公安局城镇派出所副所长臧继贤叔父、文中受害人父亲称“而只要他能收下封口费,臧继贤领导就会给其正科级待遇,并将其由副所长升为正所长”如果属实,也就“铁板钉钉”地证实了该案涉及“大领导”或“大领导”的亲属。结果究竟怎样?让我们拭目以待。只是希望吴起警方、延安警方不要让社会等得太久。来源:(天涯杂谈)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4MTQ2NjIxNQ==&mid=2652352912&idx=1&sn=9c5432620cb7ba58de123384a919f65f&chksm=84779798b3001e8e43ad58eb202a3d0fbc4b4c8686d5a359c7951b7077a0ae1912fae77bb0c3&mpshare=1&scene=23&srcid=0204xK8fGj7b89L7kLrBfVB0#rd


……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